顾漫作品集

第三部分

上一章:第二部分 下一章:第四部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gumanxs.com,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至少,阳光已经不那么炙烈。它们穿过无数暗绿的梧桐叶子淡淡投在我的手上。

汐,衍转过头来看我。你要走了么。

我除了点头,没有其他的动作。

你不会哭吧,丫头。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哭呢。我一向是只会笑的。衍,你不能忘记哦,我是会笑的。无论什么时候。

我们该走了,衍。

走了以后不会再回来。

在走出公园的路上,竟让我在一家小摊上看到买那种瓶装的吹泡泡的东西。现在已是很少见的。

我买下一小瓶,然后看那些大大小小的泡被风吹得很远很远。它们在黄昏的阳光中闪着绚丽的光。很快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衍说,汐,这样的你看起来就象是个孩子。

其实,衍,只是有的时候看起来象罢了,表象又能代表什么。

记得小的时候,常是一个人趴在家里的阳台上,拿着肥皂水和空的笔管,一个人吹着泡泡,每个孩子在自己的童年里,都是心思单纯的。不会想到破灭或者消失,那时的我的眼里看到的只是那些漂浮在空中轻灵的气泡和它们身上漂亮的颜色。

童年和孩子一样,是只能停留在过去的时空里无法重新上演的一场戏。

公园外,衍给自己买了一瓶矿泉水,我则要的红茶。

曾经在某篇文章里写到,红茶代表新的开始。

我把装着那块象牙微雕的盒子放在衍的手里说,衍,只有两句话给你。

谢谢你陪我的三天。

还有,对她好一些。

8.19

一个人在凌晨四点坐上火车。

除了爸妈,是没有人在车站送过我。不是不送,而是我不让。

我不喜欢被人送走时的感觉,除非是知道,一定还会回到这个离开的地方和离开的这个人的身旁。

我手里的香雪姜兰花,在出了南京站后,开始失去水分。它们狭长的叶上,渐渐布上干枯的黄的颜色。

凌晨。

回家。

一,看见流星的寂寞

狮子座的流星,在光年外遥遥相望着,它们承载不了太多的寂寞,所以选择穿尽了时间和空间的义无返顾。就象记忆里一场落幕无声的舞剧,在短的时间里上演到了及至。

那个夜,在回忆的时候,总是清冷的铺陈开来。包括了所有的细节。

莫一个人静静的趴在六楼顶的栏杆上,试图在每个流星划落的瞬间将手中的丝绢打成结。简单的动作却是反反复复的没有结果。

身边有拥挤的人群,喧嚣的言语,渴盼的神情。每个人都在扬首虔诚的等待流星雨的到来。

顶层的风不知不觉的紧了起来,透过厚重的棉衣,让肌肤有大片大片的寒。

想象中的场面在接近了凌晨四点的时候仍没有到来。人渐渐的减少,让空气中的杂质也缓缓的沉淀,愈发的清冷。

齐在这个时候看到莫。

一个透了古怪气息的女子,一身浓重的如夜幕般色的黑衣,还有面上一副凝郁的表情。

二,记忆中坍塌的城

自从到了这个南方的城市,莫就知道,她便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人。血液里疯狂的因子悄悄在身体的每个岔口蔓延。湿润的气候容易让这样的感觉滋生。让人无法设防,感冒一般的容易。

其实有的时候,一种改变总是会让人史料不及。深广至侵沿一生。

在那段看错过风和的日子里,愚蠢的看不清楚自己的感情,甚至一度以为爱上了一个三十岁的男子。

那男子会对莫说,我好象有些喜欢你了。而这个时候,他们在他的床上。之前,没有任何温情的语言。

莫便开始笑,冷冷的侧着头笑。看见一个魂,在角落里轻轻的摇头。

男子早有家室,并,也有了情人。与她一样的女孩子。

不同的只在,那女子或许真是他所爱。但这一点,没有人说得清,因为都在彼此欺骗。这场戏中,谁都想知道真相,却又都因为藏匿的深的恐惧而用垂下的发遮住眸子。

过了那个晚上,莫在伏身亲吻男子的颊时,对自己说,GAMEOVER。

他们只是路人了,从今以后。而所有的一切,尘封在没有呼吸声的空洞时空。

或许几个入口,都能进入同样的路,但没人知道会有几条出口。

啤酒里,最喜欢的还是燕京。

莫在寻找出口时,只喜欢坐在商场前的台阶上,拿了从超市买的罐装的燕京,大口的咽下。铝的罐子,在手里,有脆弱的质感。

路上有很多的人,行色匆匆,呼吸着城市里超标的二氧化碳。只是他们都有同样淡漠的神情。

商场外的IC卡话机,尖锐的响着。有人因耐不住等待,早早离开。

有白发苍苍的老妪,褴褛着衣衫。她一直站着等莫手中的罐子。至少,它对她而言,还有一角钱的价值。

就在这样有阳光和微微着风的午后,莫只是喝了两罐燕京的啤酒,听了老妪的一段不长的故事。

每个月一百多的救济金,十八年前挟卷了为数不多的存款如今不知去向的男人,靠拣拾废品度过的日日夜夜。还有那些逝去的青丝红颜。

有些故事,无论是真正经历的或是存在幻想中的,一样能让人怀疑着不敢碰触。

淮海路上有一家名为石头记的饰品店,招牌上是红的底白的字。简简单单。

莫在那里为自己买了一条缀了碎碎石头的手链。东陵玉。芙蓉石。红玛瑙。金砂。本是喜欢店里那条很雅致的脚链,但却因为一个传说而放弃了。

那传说语道,脚链,其实是让人来生再见的信物。送了人脚链,则是约了不可知的一世。

三,宿命轨迹的牵引

有人在QQ里对莫说,鬼一样的女子。

莫就在这边笑,游魂也好,鬼魅也罢。无须嫣然,无须动容。这样就很好。

关了电脑,一个人去逛街。

在JEANSWEST买了彩条线衣。水红,烟灰,浅紫,搭配得恰到好处。和电脑桌上的苹果鼠标垫有同样的色。

这是一个适合放风筝的季节。

有渐绿的草坪,抬头便可见的大片大片湖蓝的天还有蔓延着的云。没有延伸开去的电线。

风筝透明的翼被阳光点点的穿过,无限透明。那些光线会在瞬间让人产生许多美好的幻觉。

呼吸。飞翔。自由。

正在被钢筋水泥占据的修建中的马路,草坪上沾染厚厚一层的灰,轻易的就附在白色运动鞋和卷起裤管的牛仔裤上。

但即便是这样,心里还是被那样柔柔,不知所谓的情感漫溢着。轻轻摇晃,便能溢出。看不到最深底层的黑暗和支离破碎的伤口。

莫在齐偶然路过身边的时候,喊住他。陪我放风筝吧。

齐停住,转头看向这个让他突然觉到某种不可言状的悸动的女子。未及肩乱乱的发,颓颓没有色彩的眼神。她的右手小指有一枚纤细的银色指环。

风筝线是那种渔具店里有卖的细细尼龙线。两元钱一两。四元钱就能在线轴上密密匝匝的缠绕了。

莫在做所有的这些事情的时候,齐只是在旁边不发一言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在低头咬紧系在线轴上的余线时,露出尖利的齿。像极某种嗜血的兽。她靠得很近,能清晰的感受到发上散出是隐秘植物的香。但却又分明遥不可及。

其实所有的过程里,都只有莫一个人牵着线,从放飞风筝的那刻起。

那只有透明翼的蝴蝶,以一种前仰的姿势从手中飞开,义无返顾的样子,迎着阳光。线轴在手中失控般带着雪白的线,沿着扩张的力脱出。

只是不知道飞翔的肆意是否能容下坠落的快感。

左手食指的关节处,因为摩擦,开始热热的痛起来。一些细微处的疼痛能让人稍稍从沉醉中获得自虐的快意。

记得某处BBS上有一个帖子,说,放风筝的感觉,想是对了一个遥远的对象。尽管遥远,却不至于绝望,因为手里还有一根线。

莫不知道他是不是刻意忽略,那根线是什么样的质地,带了多重的风筝,上了多高的天空。最终会有的两个结局中的一个就是。断线。飘摇后的坠落。

草丛的未知处或许掩盖了一个存在的陷阱。莫对自己说。就轻轻笑起来。

四,路过,只是路过

莫有的时候就在想,只是在不恰当的时候心动的开始想玩一场游戏,后来却爱上了游戏本身。时间久了,甚至定下游戏的规则。谁都不能改变。虽然知道,很可能也会象了坠落的风筝那样,落在满是尘土的马路上,粉身碎骨。自己都无法为自己哭泣。

命里会有很多路过的人。在和他们灵魂相视的时候,捕捉转瞬即逝眼底的一些光芒,用怀疑猎奇的心理。还有征服。同时,挣扎着被当成猎物的恐惧。

两个人之间的输赢,只有一场。之后,离开去寻找别的对手。一念之间便可成就。

深的夜里,莫在左眼上方涂了突兀的蓝。镜子中容颜苍白。去见一个电话里声线模糊的女孩。

女孩看上去纯纯的有着干净青草气息。扎着高的马尾,白衣白裙。是分割了的另一个世界。与这样的夜格格不入。

请你,离开他。

给我理由。

因为我爱他。

莫浅浅的笑,语到,我还是需要理由。

女孩迟疑的伸出纤细的手腕。雪白肌肤上的伤口狰狞可怖。莫看到她的无名指上有一枚镶着细碎钻的指环。

知道么,好孩子是不会去看罪恶的印记。因为它们只是一种象征。提醒伤痛。

在转身时,看到女孩的泪。还有她横放在一些旧伤口上泛着青幽蓝光的锋利刀片。

莫望见立在远处的影子。被弥散的烟尘,斑驳的树影,沉郁的香一直一直的缠绕。是寻来的让她放弃这场游戏的十八岁时的她么。

回忆像是羽毛,风轻轻一吹便盈盈飘起。

喜欢极了的阳光的颜色,来不及装点便遗失路边的爱情,和一些折腾时间折腾生命的过往。

莫知道,她没有足够的理由去毁灭一个憔悴女孩的可能获得的幸福。只是为了爱上暧昧的眼神,暧昧的光线,暧昧的游戏。

可能已经不是那个走在路上,被吹起的风沙迷了眼睛而泪流不已的孩子。

可能以后不会是深夜里,脸上挂着甜的笑容的孩子。

可能开始相信这是一个走在路上没有任何声响的曲折旅途。

可能学会了忘记童话里美好的结局。

笨蛋!你不是我妹小说的作者是顾漫,本站提供笨蛋!你不是我妹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笨蛋!你不是我妹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gumanxs.com

上一章:第二部分 下一章:第四部分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GuManXS.COM .

非我倾城 笨蛋!你不是我妹 穿越世界杯 微微一笑很倾城 骄阳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