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漫作品集

楔子(完)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01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gumanxs.com,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那天晚上我照例失眠,抱膝坐在窗前,直到东方天际发白。

第二天晚上陆雅航来的时候我正在厨房搅着人参鸡汤,小秋告诉我陆先生来了,我放下汤勺,走出厨房。

“肖小姐。”他优雅的向我点头致意,仪表堂堂无懈可击。

听名字就知道他和陆医生是兄弟,可是两人却截然不同的个性。陆雅舷医生游离于家族事业外,开朗幽默,待人热情。陆雅航继承家族事业,儒雅严谨,处事淡然。

陆家和贺家的生意水□□融,上一辈还有姻亲关系,嘉衍当初向我介绍陆雅航的时候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兄弟。

我于是自作主张的叫他陆大哥,他从来都是恍若未闻,彬彬有礼的叫我肖小姐。

“肖小姐准备好了吗?”

“嗯,好了。”接过小秋递给我的保温桶,里面装着我炖了一下午的鸡汤。

他向来不肯轻易施舍的目光轻轻扫过我,不赞同地说:“肖小姐,你没有别的衣服了吗?”

我身上穿的都是来香市之前我的旧衣旧鞋,一般大学生穿的式样,我看着还好,但必定不入他眼。

“这个衣服很保温。”我看着他说:“是旧衣服了,我以前上大学的时候穿的,一会在山上,我怕把那些新的衣服弄脏。”

“贺家的夫人不需要这么节俭。”

“你还叫我肖小姐不是吗?”我低头看着脚尖,静静地说:“而且那些嘉衍送给我的衣服,我不想弄脏。”

去景元山要经过著名的香市大街,大概前面出了什么事故,一向畅通的香街堵了起来。

相比其他司机不时得探出头来咒骂两句,陆雅航显得淡定得多,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我却因为车内过分的安静有些不自在。

“今天没有麻烦到你吧。”

“还好。”

“噢……”

实在找不到话搭讪,我转过头,拉下车窗。

有东方明珠之称的香市这时仍然灯火辉煌,几个小商贩趁机在蜗速的车阵里兜售着报纸香烟等零碎杂物。有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妇人走到我跟前,低头弯腰怯怯的问:“小姐要不要玉兰花,可香了。”

她殷勤的把手里的托盘给我看,几十朵白嫩的玉兰静静的躺在托盘中,香气盈盈,含苞待放。

她的口音并不像香市本地人,略带吴音,听来很亲切。衣服明显穿久了,隐隐有些发白。她殷殷的看着我,我有些为难,我身上哪里有钱,问陆雅航开口是绝对不好意思的。不抱希望的在旧衣口袋里摸了摸,居然摸出了几十块钱来。大概是一年前胡乱塞里面的。

“人民币可以吗?”

那妇人连忙点头:“要的要的。”

她拿了一个纸盒,装了十几朵玉兰花递给我。我接过,车内立刻被玉兰的香气盈满了。

拿了一朵在手中看了半天,不小心揉碎了,满手的玉兰花香。

因为堵车的缘故,到景元山已经差不多十一点了。

目的地是贺家在景元山上的一处小木屋,说是小木屋,其实是一座两层木质楼房,屋外围着篱笆,种些蔬果,一派田园风光。

我跟在陆雅航身后走进木屋,低头换了鞋子,抬头的时候却毫无准备的对上角落里的落地穿衣镜。

不由一怔。

如果今天陪我来得人是嘉衍,这面镜子肯定早被收走了,自从我被嘉衍从贺嘉声那里救回,玫瑰园里所有的镜子都在一夕之间消失了。

注视了镜子里的人几秒,有点恍惚。陆雅航在我身后看着我,镜子里的他目光深邃难解。

一阵静默后,我把手里的保温桶递给他。“我出去走走,刚刚坐车有点晕。”

四月底的天气已经比较暖和,但是夜晚的山顶还是有点凉,风声很大,脚下便是香市的不夜灯火,我站在这山颠之上,满目盛世繁华,却只觉得荒凉。

身后响起“嗦嗦”的踩在草地中的脚步声。

“那边有木椅。”

“嗯。”我应了声,回头看下长椅有些远,就随便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来。

“心唯从来不会这样。”他似乎有些感慨,“嘉声太糊涂。”

我稍做思考才明白他的意思,有些想笑,原来这些事情在他看来只是贺嘉声的糊涂,或者其实不是贺嘉声糊涂,是我太笨。

“她姓什么?贺?”双手托住下巴。

“心唯?不,跟伯母姓尹。”

伯母……我的亲生母亲吗?

我灼灼的抬头看向陆雅航。“她一定不知道我来香市对不对?”

我的目光下,他脸上却出现斟酌的神情,半晌说:“伯母一个月前才知道,只是心唯才去,她怕见了你平添伤心,估计暂时不会回来。”

风声太大,或者他的声音轻了,好像被吹散般有些模糊,我眨眨眼,他大可不必这么含蓄的,我并没什么感觉。

“我以前和她很像吗?”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即使是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都没觉得自己和她像。

“单论长相,你比她好。”他口气淡淡的评述,“在见到你之前,我还从没见过谁比心唯更漂亮,直到嘉衍把你带回来,才知道当真人外有人。”

“我和嘉衍嘉声一起长大,嘉声对心唯一往情深,嘉衍却未必,你不是没有胜算。”

“哎。”这是在鼓励我?我不知道接什么话好,胜算?

“……我不想赢什么。”顿了顿又补充:“从来没想过。”

他没有再说下去。

山上风大,前阵子我身体大亏,站了一会便觉得有些冷,不由瑟缩了一下。

带着体温的西装立刻披在我肩膀上,我微微讶异的转头,陆雅航眉眼淡然的看着星空。

“谢谢。”我愣了半天才找回声音,收起满腔心思,手指拢好外套,“差点忘记了,我让莫管家煲了鸡汤,我们回去喝点鸡汤取暖吧。新闻说流星雨要到两点。”

回木屋取出保温桶,倒了一碗出来,我先拿起喝了一口:“不烫不冷,温温的正好。”

倒了一碗给他,陆雅航接过喝了一口,皱眉。

“是不是有点苦,我放了人参。我第一次做,是不是不好吃?”我紧张的看着他。

“不会。”他仰头一口饮尽。

我高兴的把剩下的鸡汤倒尽他碗里,“好喝的话就多喝点吧,我煮多了,我喝不了,浪费又可惜。”

他又皱了皱眉头,居然真的把汤喝完了。

真是难得,这么给面子我。

我慢慢的把自己的碗里鸡汤喝完,把碗勺收拾进厨房,出来对他说:“我进卧室闭会眼睛,你一点半的时候叫我好吗?”

陆雅航已经惜时如金的坐在沙发上看起卷宗,听到话只是头也不抬的点点头,表示知道。

我关上卧室的门,靠在门上很久,激烈的心跳才渐渐平稳,手心里已经全都是汗。

呆立了一会,走到窗前,推开窗,窗外的冷空气一下子涌进来,窗外夜空寂静深沉,我渐渐安静下来,靠在窗子上。

默默算着时间,感觉差不多了,动了动僵硬的身体,轻手轻脚的拉开门。

客厅里仍然亮着灯,陆雅航却已经闭上了眼睛,靠着沙发,仿佛熟睡。

“陆雅航!”我轻轻叫了一声。

没有反应。

我走近他,又叫了一声,还是没反应。

手不自觉有些颤抖,顿了几秒钟才惊醒般开始行动。

电话线剪断,从陆雅航的西装里面取出手机,钥匙,皮夹的现金,轻轻开门,反锁,发动汽车,往山下开去。

昨晚盘算了许久的事情,做起来不过几分钟。

车子离开景元山的时候,无意中抬眼,看见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际。

流星雨开始了。

我把陆雅航的车停在长途汽车站,然后打车到火车站,直接在候车厅外向旅客高价买了一张立刻出发的火车票。

火车票上的目的地我并不认识,但是它的票价告诉我这个地方足够遥远。

中国这么大,淹没在人群中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火车在我踏上后就开始出发,车上很空,到处都是空位。我没有去找位置坐下,站在车门口,头抵着玻璃窗,看着夜色中渐离的香市,眼泪安静却汹涌的流下来。

一年前勇气十足的休学随嘉衍来到这里,从没有想到会这样离开。

可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原谅的,即使我那么爱他。

香市终于远去了,火车飞驰在黑暗的郊外,除了车厢和自己的倒影,什么都看不见。

列车员观察了我半天,才礼貌的请我回位置上坐,问我有没有事,我谢过她,走到座位时一阵音乐声在我口袋中响起。

愣了一会才想起是陆雅航的手机。

我拿出口袋里的手机,翻开盒盖想把它关掉,却不料这样已经是接通了,对方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你在鸡汤里放了什么?”

我一怔,怎么会是陆雅航?

他仿佛知道我的疑惑,声音少见的冷冽。“楼上的电话线你忘记剪断了。”

我回答他上个问题。“是陆医生开给我的安眠药。”

“所以你用人参味盖住……”他的声音冷然,“我看着你喝了,为什么你没反应?”

“我喝得少……而且这种药很早以前已经对我失效了。”

刚被救回到玫瑰园的时候,我一闭上眼睛就看到贺嘉声的样子,于是整夜整夜的惶恐失眠。陆雅舷医生给我开了些安眠药,但是那些药很快就失去作用。我害怕嘉衍知道后会担心自责,他一直为没能早日把我从贺嘉声那里救出而内疚。不敢告诉他,但长夜难熬,便经常深夜去嘉衍书房拿书看。嘉衍并不古板,书房除了许多经济类专业书,有趣的书不少。有次夜深人静,我又偷偷跑去书房,不料挑好书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嘉衍和另一人的脚步声,我慌张的关了台灯,躲到了书架后。

进来的是嘉衍和陆雅航。

嘉衍和陆雅航在书房呆的时间并不长,不过短短十几分钟,几句话,却叫我的人生从此倾覆。

片刻之后,如若往生。

那夜之后我的状况反而越来越好,每日安静入睡,安静醒来。

“你穿旧衣服,准备安眠药,是谋划很久了?只是这样走未免姿势太难看,或者肖小姐觉得很有趣?”

我无言以对,不然怎么走?

嘉衍平时不让我出玫瑰园,难道要和嘉衍面对面把所有的都说出来,指责他怒骂他?我做不来的,我还爱他,我不想撕破那张纸。

我想留着那个假相,欺骗自己,是我任性,才在他很爱我的时候离开。

“为什么要走?”陆雅航的声音恢复了温和劝慰,“你怪嘉衍没有及时救你?”

“我都知道了。”我说。

电话两端一下子静默了。

“我的手机有定位追踪器,你要是想彻底离开,最好把它扔掉,还有……”他淡淡的说,“你现在走未免太不合算,嘉衍回来前,我不会跟他说,欢迎你回来。”

“嘟——”电话挂断了。

是啊,现在走未免太不合算,苦都吃过了,将来应该是幸福了吧。

我看着手机发怔,陆雅航这个人,从来都令人琢磨不透。抬头看四周,火车是封闭的车厢,只有车厢和车厢连接的那里有一扇小窗户可以打开,我起身走过去要把手机扔掉,却在快松手的瞬间顿住。

陆雅航的手机,里面应该有嘉衍的号码吧。

心里忽然就很恐慌,以后,我还会见到嘉衍吗?我和他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不是这样走了,以后就再也听不到嘉衍的声音了。

肖湘肖湘,不要后悔……

不能后悔。

可是很想听嘉衍的声音,也许是这辈子最后一次了,我靠向车门,按下手机。

漫长的接线音,然后嘉衍有些轻松的声音响起。

“喂,雅航。”

“嘉衍,我在火车上。”我看着车窗外漆黑的夜,茫然地说:“我也不知道火车会开向哪里。”

“嘉衍,再见。”我轻轻的说。

切断通话,我已经再也说不下去。

手机在片刻后疯狂地响起来,我看着手机屏幕上不断闪烁的名字。

贺嘉衍……

嘉衍……

这个名字在我眼里渐渐模糊,我打开车窗,用力一掷,黑暗的夜空中,银色的手机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火车呼啸而过。

一切落在我身后。

注:香市,是以香港的政治背景架空的一个城市,但是地理人文很多地方不同^_^

另外,乌龟素亲妈,亲妈素不会虐女猪滴--

大家要是看得郁闷,可以去看双宜那篇,那篇是打算温馨到每句话的,明天应该会更新双宜吧,同居篇。

非我倾城小说的作者是顾漫,本站提供非我倾城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我倾城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gumanxs.com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01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GuManXS.COM .

小白与精英 美人一笑也倾城 骄阳似我 有女好采花 笨蛋!你不是我妹